印度中文网首页 交流咨询

新闻

女子不满14岁怀孕 男友被判强奸罪获刑3年

2020-12-14 16:43:24  北京晚报  我来说两句(0)
  吃着一碗卧了个鸡蛋的热腾腾的生日面,许强在高墙内度过了他的18岁生日。

  “没啥特别的吧,那天正常上工,在车间劳动。”说起自己成人的那天,许强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本来就不大的说话声越发低沉了,“挺遗憾的。”在他的想象中,自己的18岁生日,原本应该是在大墙之外,和伙伴一起庆祝的。

  回顾

  “儿大不由娘” 俩孩子瞒家人相恋

  1996年,许强出生在怀柔一个小村庄里。

  从小,许强就有不少好朋友,“我打小就不老实,挺活泼的,老跟朋友一起玩。”虽然身材瘦小,但在爸妈眼里,许强格外的聪明、机灵。“他脑子好使,学啥东西都不费劲。”许妈妈说。

  但读到高中后,许强对学习失去了兴趣,高一上完,他就没有再去过学校。

  “不想再让家里拿钱了,上学每周都得管家里要钱。”许强说,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好,当初姐姐就因为经济原因而辍学,自己上到高一,也有些学不下去了,就想着出来打工,自己养活自己。

  当时,许强在一个烧烤摊当小工,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小菲。

  在许强眼里,小菲是个漂亮可爱的女孩。两个孩子相识后不久,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和其他年轻的情侣一样,在周末小菲不上学的时候,许强会和她一起出去约会,“她来我住的地方找我,然后就出去吃饭、逛街啥的”。

  两人在一起之后,感情一直很好,许强的好哥们也都见过小菲。恋爱的日子总是开心的,但两人确定关系不久,小菲的父母就知道了此事。

  “当时小菲的家人不乐意,还来家里闹过。我也劝儿子别耽误人姑娘学习,要是两个孩子真有心,就等到姑娘毕业后再说。”许妈妈回忆,儿子虽然当时嘴上答应着不再和小菲来往,但儿大不由娘,已经独立生活的许强依然和小菲在一起,只是两人都瞒着家人。

  “孩子又不是小猫小狗,能拴到裤腰带上。”儿大不由娘,许妈妈也没法详细地了解到儿子的生活情况。

  少不更事的两个孩子相恋,终究还是尝试了禁果。

  事发

  上医院做手术 院方发现女孩不满14岁

  当小菲告诉许强她怀孕的消息时,许强一下子就蒙了。

  “想不起来当时啥感觉了,头脑一片空白吧。”对当时的情景,许强的记忆已经模糊,“肯定是不敢生下来啊,当时就想去做手术吧,但没那么多钱。”

  直到这时,两个孩子仍旧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对父母隐瞒此事。直到小菲怀孕四个多月,小菲的妈妈才发现了孩子的异常,而许妈妈更是在小菲已经前往医院之后,才得知了消息。

  许强和许妈妈都是被小菲的妈妈叫到医院去的。起初,两家人希望能私了,小菲妈妈开出的价格是四万元,但许家却拿不出这笔钱。

  “出不起,借钱也得给啊。”当时,许妈妈应下了这个要求,并且立刻赶回家去筹钱。但就在一夜之间,事情一下变得难以收拾。

  因为在挂号时,医生发现小菲的年龄还不满14岁。根据我国《刑法》规定,与不满14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的,其行为构成强奸罪。

  虽然在一起一年多,但许强并不知道小菲的真实年龄,“只知道她生日是哪天,没问过岁数”。但医院对许妈妈说,必须报案,不然就是包庇罪。许妈妈一下子就慌了手脚。

  许强倒显得很镇定:“我说你们打110吧,我就在医院等着,之后就被警察带走了。”但这份镇定,是由于许强对法律的不了解,“开始啥都不懂,感觉还能把我放了呢,没想到……”

  在被送到看守所并被批准逮捕后,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在看守所里,和同屋的嫌疑人交流得多了,许强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什么起诉之类的,之前根本听不懂。后来,就判了。”

  今年5月,许强因犯强奸罪,被怀柔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附带了一万余元的民事赔偿。

  “这个罪名,一辈子都抹不掉了。”许强叹息道。

  “俩孩子就是搞对象,不然也不会在一块将近两年。本来挺好的,没想到……”说起儿子的事,许妈妈仍然暗暗垂泪,“小菲说过,她挺恨我儿子的。”

  记者联系到女孩的母亲,但她拒绝了采访。现在她已经和女儿一起搬离了原来居住的村子,不愿再回忆起几年前的那段经历。

  现在

  儿子因为“感情”犯了法 父母每月穿城探视

  在北京市未成年人管教所里,记者见到了许强,这时他已经服刑一年半了,“别说三年了,就是判一年都受不了,太难熬了。”

  对这段感情,许强也不愿意再过多回忆,总是说自己“想不起来了”。

  “开始进看守所的时候,特担心她,现在……”说到这儿,许强沉默了一下,“就是挺对不起她的吧,她肯定也不好受,现在就不想再想这个事儿了。”

  在高墙之内,许强最惦记的还是家里的父母:“天天都想,尤其是干活儿干累了的时候,就会想他们在外面挣钱,太辛苦了。”

  许家是低保户,面对法院判决的一万余元的赔偿,负担起来十分吃力。“我家掏这个钱,跟伤筋动骨一样。”许强说。

  其实在许强出生前,许家还算富裕。当时,家里有一片栗子园,许妈妈平日里就照看自家的树林。许爸爸是乡镇企业的会计,平日里还会用自己的建筑手艺帮街坊四邻整修房子。

  但意外不幸降临了,就在许强出生后不久,许爸爸在给栗子树剪枝时从高处跌落。前后花了十几万元,昏迷了近半个月,许爸爸才苏醒过来,却落下了肢体四级、智力五级的残疾。十几年来,整个家都靠许妈妈一个人打打短工、侍弄栗子园来支撑。

  在许妈妈眼里,许强是个懂事孝顺的孩子。许爸爸也常教育许强两点,一是要有个好身体,二是别犯法,“本来是怕他出去打架,没想到,是因为感情犯了法”。

  虽然生活拮据,许妈妈还是东拼西凑地将钱凑齐,按照判决的金额如数赔偿了小菲。

  现在外债逐渐还清,但许家的日子依然过得紧巴巴的。“每个月去看儿子一趟,还得给他打点钱。”

  未管所每个月允许家人接见一次,从怀柔北部的山区,到位于北京南城的未管所,单程的车程就要四个小时。因为接见时间都在上午,二老只能在前一天晚上就到未管所附近,找家宾馆住上一晚。“月月都去,要是别人家里都来人,不叫他,他心里肯定不好受。”

  许强也不想让父母这么辛苦。“有一回他说,妈,你半年来一回吧。儿子为了给我俩省钱,也是担心我俩路上出事。”许妈妈说。

  将来

  “出来也就20岁

  日子长着呢”

  许强的家庭情况,被案件的主审法官、怀柔法院刑一庭何伟群法官得知。

  作为主审少年法庭案件的法官,何伟群法官接触到了许多因一时失足而触犯法律的少年。而又因为这些少年大多出身于一个不够“健康”的家庭,因此对他们犯下的错误作出惩罚,并不能为他们提供足够的教育和帮助。

  “其实,在具体的问题上,我的能力也很有限,更多的是希望能从心理上对他们进行一个安抚的工作。”何法官说,心态上的良好引导,对于这些孩子来说,潜移默化的影响是更长远的。为了更好地帮助这些少年,何法官还考取了三级心理咨询师的资格。

  此外,何法官还开通了名为“法官姐姐”的微信公众号,将自己在审判中遇到的常见问题写成提示性文章,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对青少年作出法律警示。

  在何法官的手机里,存储着许多少年的联系方式。对于需要重点关照的少年,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再次通过电话联系,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我这得到的新信息,比如成人高考,或者工作的信息,都会及时提供给符合条件的孩子们。”

  许强也是何法官名单中的一员。对许强,何法官除了定期到未管所与他本人进行沟通交流,还多次去到许强家中,与许爸爸许妈妈交流。前一次交流时,许强提到他有头疼的毛病,这个消息也被何法官转达给了许强父母,许妈妈说,下次探视时会催儿子去监狱医院做个检查。

  如果减刑顺利,明年的7月,许强将走出高墙,回归正常的生活。

  他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想出去踏踏实实地找份工作,让爸妈不用再那么辛苦。许爸爸也鼓励许强,别把这段经历当成负担,“出来也就20岁,日子长着呢”。

  “这三年能干多少事儿啊。”结束采访时,许强低声感叹。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印度中文网官方微信indiacn 

                  印度中文网二维码

分享到:
标签: 强奸罪 男友 女子 责任编辑:陶艺

看完这篇文章,您的感受如和?

  • 国内关注
  • 印度新闻
  • 文化解密
  • 旅游留学

近期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