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中文网首页 交流咨询

新闻

印度经济痼疾难消的原因?

2021-04-15 10:46:32    我来说两句(0)

  文章来源:《国企》杂志

  对成功的大规模改革而言,集权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适度集权是万万不能的

  当前,印度国内外商界和舆论界对印度5月大选期待甚高,普遍希望这次大选能够选出一个具有强大行动能力的新政府,带领印度走出经济困境,开辟新天地。如今,将重大投资决策推迟到大选后已成印度内外资企业的普遍做法。2013年12月上旬,印度北方四邦举行地方议会选举,最大反对党人民党一举拿下中央、切蒂斯格尔、拉贾斯坦三邦,在总共520个议席中囊括374个议席,国大党只得90席,连连续执政15年的首都新德里也丢给了人民党和去年方才创建的平民党,连任三届的迪克西特黯然下台,将新德里首席部长位置拱手交给平民党的阿尔文德·凯杰里瓦尔。选举结果揭晓之后,印度股市、汇市连续跳涨,就充分体现了社会上的这种预期。

  然而,即使不考虑人民党取代国大党可能带来的民族、宗教等问题,纵览印度经济社会发展历程,可以判断,这种期望失之过高,5月大选即使发生执政党更迭,也改变不了印度经济社会的痼疾,反而可能进一步加深印度政府行动能力虚弱的缺陷。

  首先,印度宏观经济稳定性的痼疾在于持续的经常项目收支逆差、财政赤字和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压力。而这三者又相辅相成,形成了相互加剧的恶性循环:财政赤字和经常项目收支逆差造成了投机性货币攻击和货币/金融危机的压力;货币/金融危机、卢比贬值造成了居高不下的输入型通货膨胀压力;巨大的输入型通货膨胀压力大大加深了广大基层居民生活困境,相应的政治压力成为执政者取消燃料等低效率补贴项目的阻力……

  新世纪以来,印度财政年年赤字,2000—2011年间财政赤字占GDP比重在0.2%至6.6%之间。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印度政体使得其联邦和各邦政府仍然强烈倾向于在各类补贴、救济项目上花费巨额资金以稳定和收买选票,去年开始实施的粮食福利计划就是典型范例。财政稳定性因此沦为牺牲品,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在内的投资性支出相应更是常常遭到排挤。即使人民党等反对党上台,他们有足够勇气和权力触动这块蛋糕、堵塞财政漏洞吗?

  特别是一鸣惊人拿下首都新德里政权的平民党及其领袖阿尔文德·凯杰里瓦尔,他们赖以起家的反腐运动固然拥有“正义”的旗号与原则,但他们宣扬的“印度400万亿卢比海外黑金”等许多东西虽然为他们招徕了可观的人气,却有悖事实。即使不考虑他们半路出家几乎完全没有行政管理实际工作经验的致命缺陷,过度依靠耸人听闻和街头运动起家的特点也必然使得他们不理解也不敢接受上述触动大众利益却无法回避的改革。相反,他们比他们替代的前任决策者更有可能采取一些符合民粹期望却违反经济规律的措施,从而不但不利于解决全国经济问题,反而可能把这几年领跑印度全国经济建设的新德里也拖下水。

  更值得外部观察者和投资者冷静的是,5月大选可能加剧印度的“否决政治”问题,反而让印度更没有办法推行他们所热切期待的全面改革。面对次贷危机、国债上限之争接踵而来的压力和美国应对不佳的现实,《纽约时报》2012年4月22日文章刊载了弗朗西斯·福山满怀忧虑的质问——美国是否从一个民主政体变成了一个“否决政体”?即从一种旨在防止当政者集中过多权力的制度变成一个谁也无法集中足够权力做出重要决定的制度。其实,这个问题在印度更加严重,由于不同利益集团都能对政府决策施加影响却难以凝聚共识,印度政府决策特点是议而不决、决而不行,近二三十年印度党派政治的分散化、地方化发展趋势进一步加剧了这些问题。

  印度独立后最初30年里,国大党一统天下,中央对地方拥有足够权威。但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一批以邦为基础的独立地方政党发展壮大。这些缺乏全国胸怀的地方政党始终盯着自己在地方上的一亩三分地,对自己获得的联邦职位抱着“捞一把就走”的心态,为此不惜损害全国性共同利益。

分享到:
标签: 印度经济 责任编辑:张春茂

看完这篇文章,您的感受如和?

  • 国内关注
  • 印度新闻
  • 文化解密
  • 旅游留学

近期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