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中文网首页 交流咨询

新闻

印度环境的比较

2020-01-21 20:13:49  印度中文网  我来说两句(0)
印度:要经济,还是要环境?

  世界第二人口大国——印度,目前31.6%的人口居住在城市,低于中国近60%和欧美70%—80%的比例,但由于缺乏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城市化增长带来的环境污染毫不逊色。

  据耶鲁和哥伦比亚大学联合推出的环境表现(EPI),2012年在调查的132个国家中,印度在“空气对人类健康影响”一项中排名倒数第一,在环境综合表现一项排名第125,属于表现最差的后10名。

  新德里每年冬季,冷空气杂合着建筑尘土、树叶牛粪燃烧的烟雾和汽车尾气,时常处于阴霾和烟雾缭绕中。卫星图像衡量空气污染浓度这一研究指出,印度空气中细微颗粒含量过高成为空气质量差的主要原因之一。世界卫生组织发现,印度5岁以下儿童最常见的死因之一是急性呼吸道感染。

  另一项政府数据显示,工业和人类排污使印度不少地区水污染日益严重。在EPI的“水对人体健康影响”这一项排名中,印度在132个国家中位列第104,表现较弱。

  为了遏制环境污染,印度前任森林和环境部长拉梅什上任后为此做了不少努力,报纸上经常出现一些煤矿和钢铁厂因为环境评审无法通过而不能开工建设的消息。但拉梅什也因此受到阻碍经济发展的指责。另一方面,印度政府高调宣布将启动太阳能发电等计划,希望走可持续经济发展道路,但新能源产业也面临官僚主义等各种投资环境的挑战。

  印度对于城市的治理并不重视。也因此,印度的城市化是伴随着一系列问题的。

  印度科学和环境中心执行主任罗伊乔杜里指出,印度汽车环保排放标准比欧洲落后10年,事实上也没有法律强制执行。这就是印度汽车拥有量比欧洲少,污染却更严重的原因之一。

  “但我们不应该与其他国家比较……印度地域不同,雨季、沙漠和尘土都会造成空气颗粒物含量高,难道我们能在全国洒水?”印度中央污染控制委员会的科学家萨哈尼接受媒体采访时甚至这样表示,EPI的研究不值得引起巨大担忧,颗粒物来自热电厂和汽车,但是印度遏制这些活动就不能发展了。“这不是问题,我们有其他更紧迫的问题,比如贫困,关注这些问题。”

  事实上,在印度,贫困与城市化相伴而生。由于缺乏政府投入,目前印度城市不能为居民提供基本的居住条件。据世界银行对印度城市化的描述,缺乏水电、基本卫生和交通条件的贫民窟,占印度城市四分之一。印度第一大城市孟买,一半人口居住在贫民窟。

  如何兼顾城市化经济发展和可持续发展,需要印度决策者的长远战略考虑和规划。就如麦肯锡2010年对中印城市化对比的描述“中国和印度都在快速城市化,但中国拥抱并塑造这一过程,印度则刚刚意识到城市现实和机会。”

  墨西哥:生态系统无比脆弱

  作为首都,墨西哥城无疑是墨西哥全国城市化进程最具代表性的地方。由联邦区(狭义的墨城)及周边众多卫星城所构成的“墨西哥城都会区”,也就是平时大家所熟知的墨城,自古以来就是全国经济、文化中心,大量涌现的就业机会使周边地区民众纷纷向此聚集。目前,整个墨城人口已突破2000万,占全国总人口的近五分之一。即使放眼全球,这一数字也是名副其实的超级大都会。

  值得注意的是,这2000万人口里,约880万人居住在联邦区,而余下的1100多万人则分布在周边近60个卫星城与周边市县。他们中很多人每天需要起早贪黑往返于墨西哥州与联邦区之间,这给整个墨城的交通形成了巨大压力。每到上下班高峰期,即使外环高速路也几乎天天发生拥堵,甚至一小时都开不了几公里路。

  墨城“摊子”铺得很大,但市内主干道却掰着手指都能数过来,如牛毛般众多的小街巷并没有对车辆进行分流。虽然墨城拥有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地铁、轻轨网络和数不胜数的公交汽车,但破旧的车辆、脏乱的环境只能解决最底层人民的出行问题,一旦手头的钱多了,当地民众还会选择买汽车作为代步工具。

  不能忍受巨大交通压力的墨城,曾号召实施“今天不开车”计划(类似北京尾号限行),但很快当局就发现低廉的购车成本、无限制的购车政策助长了一部分家庭添购车辆以规避限行,很多普通家庭都存在着一人一车的情况。

  长时间的交通拥堵还带来了大量汽车尾气。墨城位于墨西哥中南部,尽管是一座高原之城,但整体而言处于相对较为低洼的谷地中,被高山所环绕,大量的工业废气、汽车尾气汇聚于此、无法疏散。从城外返回墨城途中,能很明显看到灰蒙蒙的“废气盖”笼罩市区,甚是可怕。

  城市化快速发展的另一个伴生物就是生活垃圾。《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曾经走访墨西哥乃至拉美地区最大的垃圾填埋场——博尔多-波尼安特垃圾场。这家垃圾场位于墨城东北部的卫星城内萨瓦可约特尔城,人口超过110万。抵达之前,记者在路上还发现了大大小小的4、5家垃圾场,以至于随行的劳尔开玩笑说,“这里的人们靠垃圾而活。”到了博尔多-波尼安特垃圾场后,放眼望去尽是成片的垃圾山,蚊蝇成群飞舞,刺鼻的气味令人作呕。据该垃圾场负责人介绍,每天光是这里就要处理近800吨生活垃圾。曾经的墨城建城之基特斯科科湖面积日渐减小,现在已完全干涸,其在此地的湖床已完全被垃圾山所围绕,成为填埋垃圾的首选场所。

  目前,这一垃圾场因其造成的环境污染过于巨大而在墨城政府干预下已经关停,但墨城每天庞大的垃圾“生产量”无疑对这本就脆弱不堪的生态系统构成了严重威胁。

  巴西:出现人口回流农村现象

  巴西的城市化速度之快,绝非欧美可比。

  上世纪40年代,巴西城镇居民人口比重尚不到三成,但50年代后的短短30年里,城市从数量到规模都经历了快速膨胀,1970年城市人口占比已经达到一半,使该国在工业尚不发达的情况下便迈入“城市国家”的行列。那之后,巴西城市化水平继续提升,到2000年,当世界各国平均城市化水平还在46%时,巴西已达到81.4%。联合国相关机构预计,巴西2050年的城市化率将达到93.6%。

  同很多过度城市化的国家一样,巴西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呈现较大的区域间不平衡,东南部大西洋沿岸地区交通便利、资本充裕、工业化水平高,成为人口流动的目的地,与此相对应的,是以农业、矿业、林业为支柱产业的广大内陆地区逐渐丧失吸引力。

  由于缺乏财政支持及行之有效的配套政策,巴西政府过去基本无力抑制这一人口迁徙的洪流。为了开发中西部地区,巴西于1956年在中部戈亚斯州的高原地区从零开始建设了一座新城,取名为巴西利亚,并在4年后迁都于此。在巴西利亚的带动下,中西部地区开始逐渐走上城市化道路,但速度相对缓慢,依然无法撼动人口向东南部大城市迁移的大趋势。

  异常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令巴西大都市措手不及,环境污染、失业、犯罪、交通拥堵,这些常见的“城市病”侵蚀着每座大城市的机体,更何况还存在招牌式的贫民窟。

  贫民窟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成为了巴西不愿拿出手的一张名片,是贫富差距悬殊及城市化进程无序的写照。去年的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里约热内卢市的贫民窟人数为全国之最,有近140万人生活在大大小小763个贫民窟内,占全市人口的22%。值得一提的是,过去10年里,巴西贫民窟居民人数激增75%。

  世界杯和奥运会申办成功后,巴西各地政府加大打击贫民窟犯罪的力度,尤其是在未来的奥运城市里约热内卢,从2010年起,警方展开多次大规模清剿行动,陆续建立起固定的警方指挥所,使该市的社会治安在最近几年大为改善,但时至今日仍不时能看到警员在贫民窟内遭枪击身亡的新闻。

  房屋简陋、垃圾成堆,加之汽车的增加,巴西的城市污染非常严重。在世界受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中,圣保罗曾经位列第四。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最近巴西的城市化和人口流动趋势有了新动向。里约联邦大学社会学教授安东尼奥·佩雷拉对《国际先驱导报》记者介绍说,现在背井离乡到大城市谋生已不再是巴西农村人的最好出路,从农村进城的人没有以往多了,眼下甚至开始出现人口回流现象,因为在经济落后的东北部各地,工业振兴、就业机会增加、生活水平改善,农村人在家同样能致富

分享到:
标签: 印度城市 责任编辑:牛宝成

看完这篇文章,您的感受如和?

  • 国内关注
  • 印度新闻
  • 文化解密
  • 旅游留学

近期热门关注